原创生活

国内 商业 财经

黄金 金融 股票

期货金融

科技 行业 房产

银行 公司 消费

生活滚动

保险 海外 观察

滚动 生活 期货

当前位置:期货 >

兴全基金频踩雷产品巨亏:被疑内部缺陷 骨干接连私奔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 2018-08-07 17:39:30  责任编辑:cfenews.com
+|-

本报记者 石省昌 王兆寰 北京报道

虽然募得了一只300多亿元的“网红级”基金,伴随着市场行情的不景气,再叠加自身问题,兴全基金今年以来旗下多只基金业绩巨亏,可谓流年不利。同时,兴全基金包括总经理在内的骨干成员近年来频频出走,引起市场的特别关注。

据统计,上半年兴全基金旗下有可比数据的15只权益类产品中,仅有1只基金取得了正收益,而跌幅超过5%的却有10只基金,更有5只基金跌幅超过10%。

骨干流失成风

7月12日,兴全基金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宣布吴圣涛卸任兴全商业模式混合基金(LOF)基金经理;7月13日,吴圣涛发布离职信,正式宣布离开兴全基金。

天天基金网8月2日数据显示,在吴圣涛管理的5年多来,兴全商业模式混合(LOF)收益163.46%,大幅跑赢沪深300指数;近3个月,面对市场不利走势,该基金逆势取得3.9%的收益率,排名大幅领先同类产品,表现优异。不过,近一个月,兴全商业模式混合(LOF)表现一般,在同类产品中排名1691/2824;近一周以来,表现不佳,在同类产品中排名2305/2815。

“在经历过深思熟虑和权衡后我还是决定跳出目前自己的舒适空间,来一次自我追梦。”吴圣涛在信中说。

这是兴全基金继总经理杨东、明星基金经理傅鹏博离职后,再失大将。最近一两年里,无论是兴全基金公司的核心投研力量亦或是高管都在流失。

2018年3月中旬,兴全基金副总经理傅鹏博辞任并不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兴全基金失去了一位资深的高管,同时也失去了管理回报位居市场前列的一位基金经理。

在此次之前,兴全基金已经有总经理杨东,副总经理徐天舒、杜昌勇,董事长兰荣,明星基金经理陈扬帆、杨岳斌、钟明等相继离开。

杨东的离开拉开了兴全基金核心高管离职的大幕。2017年1月19日杨东正式离任,总经理一职由董事长庄园芳兼任。同年,兴全基金原副总经理徐天舒也于3月1日在博客正式宣布离职。

杨东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其在2007年6000点和2015年4000多点时向基民明确发出看空警示。一位监管层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杨东在两次股市高点都号召投资者赎回,主要是避免股市下滑带来损失。第二次号召赎回,杨东被处分。“他出来做私募,实现人生价值。不过,他走了兴全基金就失去了主心骨,难免要和其他公司一起‘堕落’。”该监管人士说。

不仅核心管理人员接连出走,兴全基金投研团队在过去几年也面临人员流失的问题。2003年加入兴全基金,担任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的王晓明于2014年2月离职。2015年1月,兴全基金原明星基金经理陈扬帆离职并创立私募公司。同年4月,兴全基金“元老级”人物杜昌勇从副总的位置上离职。前董事长兰荣因为“公司安排”于2016年5月9日辞去兴全基金董事长、法人代表的职务。2017年7月,兴全绿色投资混合型基金(LOF)基金经理杨岳斌、一托四基金经理钟明均因个人原因辞职。

兴全基金在回复《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金经理离职是有多方面原因的,部分优秀的基金管理人选择自主创业,加入阳光私募大军,公司表示理解与祝福。

虽然兴全基金认为人员流动是正常现象,也不会带来什么太大影响。不过,多名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大将出走大概率是奔私,在业绩可能出现拐点时离开,留下的过往良好的业绩表现,对基金经理是大有裨益的。

“他们老板都走了,杨老板就是根吧。”一位基金经理坦言,多名高管和优秀基金经理出走,兴全基金肯定会元气大伤。

踩雷不断被疑内部缺陷

从2014年年底至2017年年底,兴全基金的公募管理规模从913.97亿元增长到1597.42亿元。然而,公司截至目前共计15位基金经理却让外界质疑管理能力与规模严重不匹配,同时优秀基金经理和高管流失,也令公司旗下权益类产品的业绩蒙上了一层阴影。

上半年,兴全基金旗下亏损幅度最大的是兴全有机增长,其跌幅为12.98%。此外,年初新成立的“巨无霸”产品兴全合宜,不仅上市当日暴跌,更是因踩雷中兴通讯(13.200, -0.15, -1.12%)而引发投资者担忧。

8月2日,兴全基金官网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兴全有机增长的跌幅为18.18%,兴全合宜的跌幅为7.46%。截至7月31日,兴全合宜单位净值为0.9254元。8月2日,多名投资者在网上抱怨,担心兴全合宜单位净值跌破0.9元。

值得注意的是,兴全基金的基金产品频频踩雷。

今年以来,兴全基金已遭遇黄河旋风、退市吉恩、白云机场、东江环保、中兴通讯、领益智造等多只个股黑天鹅事件,上述个股均遭遇多次暴跌。

7月中旬,兴全基金重仓股再度曝出黑天鹅事件,领益智造逾11亿元的预付款可能无法收回,该股应声于16日、17日连续两个无量跌停。

资料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兴全有机增长持有领益智造4692.7万股,占流通股比例3.62%。二季度末,兴全有机增长持有领益智造4185万股,虽然持股数量比一季度减少近500万股,但领益智造股价在二季度大幅向下,显然该基金在二季度是折戟出逃。如果该基金一直持有,根据计算,7月16日、17日两天跌停就损失超过4200万元。

因重仓持有中兴通讯H股而引发部分投资者的担忧。查阅兴全合宜混合2018年一季度股票投资明细可以发现,该基金持股中兴通讯达2309.66万股,持仓市值达4.73亿元。

受到外部因素影响,中兴通讯自4月17日停牌,于6月13日复牌,但在停牌前的4月16日中兴通讯H股收盘价为25.60元,如今其股价仅在14元左右波动,大跌近45%。

兴全合宜的半年报显示,前十大持仓股已经难寻中兴通讯的踪迹,不难得知,兴全合宜割肉抛股。

兴全合宜混合的另一只重仓股白云机场于6月19日、20日遭遇两个跌停。而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白云机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兴全合宜混合持股数量为5578.99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2.696%。二季度末,兴全合宜持有白云机场不足4645万股。

踩雷的后果自然是巨额亏损。兴全合宜的半年报显示,当期收益亏损1.78亿元,利润亏损16.1亿元。

“今年以来受到国内外经济局势、贸易政策、去杠杆等多重因素影响,A股市场整体呈现震荡态势,许多股票波动剧烈,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担忧。其中,我司旗下基金的部分持仓也未能幸免。但基金投资是一种组合投资,如果一只或几只股票在基金配置中占比很小,那么其股价波动对基金的业绩影响其实是有限的。”兴全基金回复《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上述不愿具名的监管人士认为,一个在股市高点曾经号召投资者赎回的基金公司,却在这次市场深跌前发行了爆款基金,要么公司改变了风格,要么公司误判了市场。

一位来自华南的基金经理认为,踩雷有很多种情况。有些上市公司质地是有缺陷的,这种雷本可避免;有些雷就是确实运气不好,比如中兴。第一种雷作为机构投资者应该是有能力避开的。很多公司现金流绷得很紧就可能出问题,今年雷数量也比往年多,频频踩雷说明公司内部可能存在问题。

更多>> 原创

专题首页 | 财金网首页

原创
新闻

精彩
互动

独家
观察

中国财经时报网旗下 中国财经时报网主办 版权所有 财金网cfenews.com 投稿邮箱:zgcjsbw@163.com 业务QQ:357093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