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

国内 商业 滚动

基金 金融 股票

期货金融

科技 行业 房产

银行 公司 消费

生活滚动

保险 海外 观察

财经 生活 期货

当前位置:科技 >

VC告别互联网的背后 差异化道路或才是最优选择

文章来源:腾讯网  发布时间: 2022-06-21 09:09:49  责任编辑:cfenews.com
+|-

在一级市场,不论是募资、投资还是退出,都不像过去那么积极。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近日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表示,美国投资者和避险型投资者对中国投资热情的降温,“在当前情况下,新基金很难募集,尤其是首发基金。没人知道这种情况将何时结束。”

有关投资机构砍掉整个TMT部门的消息也被传出,投资机构裁员的事也不绝于耳。据36氪报道,一家管理千亿人民币规模的资产管理公司,过去半年有近1/3的人员变动,个别小组从7人满员变成只剩2人;在单一项目投资收益亏损近80%后,一家知名VC对应赛道的团队被“整体优化”;另有美元基金的GP拒缴租金、放弃个人物品,在疫情前就关闭了上海办公室。这个行业的人比任何时候都要焦虑。

最好摘的果实

投资机构砍掉TMT,击中了投资人们的焦虑。

的确,现在每家机构都在淡化“TMT”的字眼。华兴资本创始人在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就表示,外界一直认为华兴还是搞互联网,其实2018年以后他们就不投互联网了,现在投先进制造、新能源、医疗科技。红杉中国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称,红杉中国成立16年,一直在加注数字化科技驱动经济发展进步产生的结构性机遇。红杉中国在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医疗健康等深科技、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已经超过红杉中国投资组合的80%。

源码资本的简介则是坚持投资于科技驱动的创新;而五源资本在2020年宣布,“ITBT”是其未来长期关注的方向,即技术重塑产业价值。

过去二十年,投资行业投资太过集中化,钱几乎涌向了TMT行业——不投TMT就不叫VC。

据统计,2006年的中国创投市场,TMT是被VC高度关注的主流行业,TMT行业的投资金额达13.81亿美元,而非TMT行业的投资金额只有6亿美元。

在中国,许多知名VC机构都是因投TMT而成长起来的。红杉中国恰是赶上了TMT的互联网风口,从2005年9月至2006年8月的一年间,红杉中国只投资了十余家公司,更多布局在传统行业。2007年,其明确投资方向,主投电商、游戏和O2O,接下来的两年,将投资数量一半押在互联网领域,共投了三十三家公司。直到2010年,红杉中国才受到关注,其共有八家被投公司成功实现IPO,被称为“退出之王”,沈南鹏也登上了“福布斯中国最佳创投人”榜单榜首。

彼时,不管是成立多年的机构,还是新成立的机构,都会强调团队投资TMT的基因,TMT领域占绝对主流。

2013年,原IDG合伙人张震、高翔成立高榕资本。原戈壁投资合伙人童玮亮成立梧桐树资本。

2014年,原红杉中国VP曹毅成立源码资本。原IDG合伙人毛丞宇成立云启创投。

2015年,原君联资本TMT核心团队刘二海、戴汨、李潇等联合创办愉悦资本。

2017年,由原KPCB中国基金主管合伙人周炜带领一起工作多年的TMT合伙人及团队共同设立。

尽管TMT投资存活率并不高,但VC依然挤破头往里面杀。投资人生怕错过,他们不厌其烦地在公开场合表达:最怕的不是拒绝了京东、滴滴这样的公司,而是京东、滴滴见了七八十个投资人都被拒绝了,但你竟然没见过。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时期,资本成为创业公司很重要竞争力。2011年最为典型的就是千团大战,一年成立的团购网站就有近5000家,最后只剩下美团点评。2013年,O2O风口再起,行业通过烧钱补贴获得用户增长。

2016年,在共享出行烧钱扩张最疯狂时,五源资本的一些被投公司直接在惨烈的竞争中被对手击垮,还有一些因不擅长激进扩张获取市场份额的公司也难以崭露头角。五源资本创始人刘芹反思,“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模式创新门槛低,以至于迎来大量的模仿者,海量的资金开始追逐这些竞争门槛不高的模式创新,它带来红海化的竞争。外部环境从原来一个公司最多融几千万美金、几亿美金,到出现一家公司可以融一百亿到两百亿美金,它颠覆了整个行业。”

投资越来越头部化,联合投资越来越多,红杉中国、金沙江创投、经纬创投等都参与其中。一场投资牵扯的各方利益也越来越多,甚至AT(阿里腾讯)也参与其中。资本甚至主动发动战争,决出几家创业公司的胜负,竞争变得非理性。

2013年,滴滴和快的在地推、补贴等方面针锋相对。2014年1月到5月的补贴大战,双方竞争白热化,今天你增加1元补贴,明天我再增加1元,你出一招,我拆一招。运满满和货车帮的情况类似,为争取客户资源,陷入恶性竞争,甚至互相举报。但最终,这些公司都在财务投资人的极力撮合下,实现合并,投资人坐享其成。

自1998年,中国的TMT经历了门户、搜索引擎、社交、电商、 智能手机、团购、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O2O等发展阶段, BAT三巨头,美团、字节跳动、滴滴三小巨头都是在风口中成立发展的。

在那样的时期,只要赌对了一个风口,就能让投资机构成为明星。如电商时期,唯品会、聚美优品以及拼多多,也都让背后的投资机构红杉中国、真格基金、高榕资本、DCM回报丰厚。

TMT已经名存实亡了

现实的情况是,近几年爆发性增长与大规模体量的项目标的已经很难寻找了,投资人不得不寻找新的增量市场,或在特定垂直行业进行深耕。

聚焦于TMT领域的投资人王铮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能选项变少,可选项变贵。TMT项目机会变少,确定性与增量空间主要集中在硬科技赛道,但这个领域技术壁垒高,且在大家都蜂拥而至的档口,硬科技赛道公司的估值也变高变贵,对于中小规模的VC、PE机构来说未必适合。一家美元机构合伙人对界面创投表示,他对分类持反对意见,今天市场上的硬科技、web3.0都不在TMT范畴里。

投资TMT领域曾是所有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的共识,现在这个共识已经瓦解。事实上,关于TMT的讨论不是新鲜事,从多年前就有声音。2006年,德同中国投资基金主管合伙人邵俊接受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时表示,大家没有必要都挤在TMT行业。退一步海阔天空,投资的机会是非常多的,具体投资哪个领域还是要以回报作为最主要的考量标准。”彼时,软银亚洲投资基金合伙人周志雄也表示,“中国正在经历消费升级,并已成为全球制造业基地,在医疗和培训领域也急需改进,我找不到非得投资在TMT领域的理由。”

多位投资人对界面创投表示,怎么定义TMT不重要,每个阶段都会出现新词,用新词代替旧词很正常。也有一家美元机构的合伙人对界面创投表示,今天市面上所谓的TMT更多的是指互联网,互联网在过去的十年在TMT领域占了很大比重,今天很多机构不投TMT其实是不投互联网了。而一位曾在知名人民币机构任职合伙人,而后自己创立VC的投资人表示,TMT确实已经名存实亡了。

在曾经遍地蓝海的市场里,投资人们都在TMT领域里厮杀,幸运的投资人因为某家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但也可能投了不少失败的公司,投资人们信奉“本垒打定律”,出手十家公司,允许九家失败,只要有一家押中就是成功。

但现在大手笔买赛道、高价抢项目的方法已经不奏效了,投资人不得不扎根到细分行业赛道和领域中,大家都在试图走差异化道路,拼专业能力,在别的机构还没发现之前就已经投到好项目。

多家VC机构合伙人对界面创投表示,他们喜欢招研究型的人才,希望投资人在某个领域里信息的获取是系统的,了解产业现状,并且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某知名险资LP也向界面创投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曾几何时投资的背景多是财务、经管专业的,现在越来越希望招产业背景的,她直言,“隔行如隔山,看不懂怎么投?”

以源码资本为例,自2014年成立,一共有八位合伙人,其中五位合伙人都是外部引进,他们中大部分都不是传统的投资人背景,而是某个领域的资深专家。红杉、高瓴、高榕的情况也类似。高榕引入沃尔玛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卜蜂莲花执行董事陈耀昌做合伙人,加大了在生鲜赛道上的布局。2018年,曾任百货连锁金鹰商贸的CEO苏凯,加入红杉担任合伙人,并在加入后积极推动投资泡泡玛特。去年,《Vogue》中国版前主编张宇加入红杉,担任投资合伙人。她加入后,红杉中国改变了在消费的投资策略。

最好的投资人不仅要了解行业,认知深刻,还要拥有人脉资源,这也是LP也对GP的要求。2014年、2015年高歌猛进时,中国有几万家投资机构,GP募资相对容易,现在LP会先看业绩,如果业绩跑不出来,肯定不会再投。

上述提及的LP对界面创投透露,在一级市场,二八效应越发明显,强的越强,其他的可能募不到钱。很多基金到退出期了,业绩怎么样,LP会去看,不是PR做得好,LP就会被打动。最后投不投,还是看历史业绩。业绩好的大多还就是市场上的头部机构,其中也有少数小而美的机构。

而在这个互联网红利消失的时期,对于大部分机构来说,和市场上综合型的头部老牌机构拼规模早已没有优势,走差异化道路或许才是唯一出路。

关键词: VC告别互联网 TMT已名存实亡 差异化道路 投资机构

专题首页|财金网首页

原创
新闻

精彩
互动

独家
观察

京ICP备2021034106号-38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  财金网  版权所有  cfe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