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

国内 商业 滚动

基金 金融 股票

期货金融

科技 行业 房产

银行 公司 消费

生活滚动

保险 海外 观察

财经 生活 期货

当前位置:科技 >

小米再度变阵 遭遇最差季报后小米在人事组织结构上谋变

文章来源:腾讯网  发布时间: 2022-05-24 10:13:40  责任编辑:cfenews.com
+|-

刘德陷入退休传闻,王翔王者归来,卢伟冰面临618大考。

小米还是那么快,在遭遇上市以来单季度最差财报之后,小米在人事组织架构上迅速做出了自己的调整。

不过这次调整可能是暂时的,真正的结果或许要等到816感恩季出晒出成绩之后,才会彻底的尘埃落定。

1

处于退休传闻中的刘德

上周末,一份小米集团的组织部文件在互联网上被曝光,这是一份小米内部的组织调整及干部任命通知。

截止发稿,这份巧合的“泄露”没有得到小米集团任何正式回复,但刘德在小米官网的介绍已由集团组织部部长已改为集团总干部部部长

关于刘德退休的消息,在过去一年里一直是关心小米的业者津津乐道的话题。

4月6日,雷军先后在微博发了两版的小米集团在京高管的合照,第二张正式版从左至右依次为:朱丹、张峰、王川、林斌、雷军、卢伟冰、颜克胜、崔秋宝、林世伟。第一张拍摄于花坛的合影颜克胜、崔秋宝换了位置,参与合影人员则无改变。

两张照片中,刘德、王翔和曾学忠三位高管都没有到场。比起卢伟冰与雷军之间的“距离感”,刘德的缺席更让人产生遐想。在工作职责上王翔和曾学忠多有对外,刘德则更多的是对内,是三位缺席高管中理应最应该出现的。有知情人士告诉雷峰网,高管合影是前一天晚上通知的,而刘德那时候是在北京的。

对此,雷峰网综合多方情报认为,刘德退休只是时间问题,但什么时候退,以什么方式退,还存在若干变数。

刘德退休的原因众说纷纭,大致分两类,即被动退休说和主动退休说。

被动退休说与此前3月的“传监管层对小米产业链的项目排查,涉小米产业链IPO政策受限”的事件相关,受此风波影响,尽管监管层和小米集团都已下场辟谣,但引起的“舆情风波”在小米集团内部并未停息,而曾负责手机部生态链业务的刘德便是风波的冲击对象,甚至之前离职的高自光也被传言被追责。

公开信息显示,刘德交出生态链业务已经有四五年之久,即便有锅,祸不及至刘德,反倒是刘德主动退休说法更加可信。

早在2021年年中,雷峰网被某小米准备离职中干人士告知,他当时能经常碰到刘德,由于是离职交接期,一下班就准点打卡,而此期间每每都能碰到刘德,此时林斌在美滞留未归,刘德是公司当时实际的二号负责人,总裁的准点下班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对于刘德的退休请求,雷军并不置可否,而是希望刘德能为小米造车事业发挥作用,等小米造车进入里程碑再讨论退休问题。

2021年9月1日,小米在宣布造车子公司成立的同时,雷军也放出一张他与部分造车团队骨干的合影,一共 17 人。合影中唯一一位具有汽车从业经历的宝马集团原资深设计师李田原,也是刘德的学生。李田原在宝马期间,曾负责宝马电动车产线 i 系列的外饰设计。

据知情人事透露,对于造车何时是里程碑,雷军和刘德两人意见并不统一,目前来看,小米造车的一个重要时间点最早是2024年年初,而这个时间点刘德坚持不到。

还有一事能佐证刘德主动提出退休,就是开云借小米造车蹭热点的事情。

还是2021年年中,开云造车的事情在小米内外引起不小的波澜。特别是刘德和另一位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黄江吉均以个人身份入股开云并担任独立董事,此外,原小米生态链副总裁赵彩霞也加入了开云汽车,任首席运营官一职,值得一提的是刘德便是赵彩霞在小米任职期间的直属领导,此信息被多家媒体公开披露。

这种有意无意的暗示都是开云在蹭小米的热点,如果刘德不是已下定决心从小米退休,断然不会让赵彩霞和开云公开蹭上小米造车的话题。

金山老臣刘伟的加入更是被认为是为刘德退休的一种未雨绸缪。

根据多位小米集团的内部人员提供的确切消息,刘伟年后已入职小米,任更名前的组织部副部长,与金玲级,协助刘德等人工作。

刘伟在金山任高级副总裁多年,也一直扮演的是雷军的大管家角色,与雷军本人有非常好的工作默契。

一种说法是引入刘伟是刘德向雷军举荐的,并非是雷军请来的。但不论如何,刘伟的加入让小米组织部本身的战力得到保证。

雷峰网得知,自2021年下半年起,小米开始推动合伙人退休计划。有意思的是,BAT都推动过合伙人退休计划,但在推动过程中都出现,一号位想让退的合伙人没退,没想退的合伙人却退了的BUG。譬如百度当年推合伙人计划,其实是想让尾大不掉的向海龙离开,但却被张亚勤率先适用提前退休。小米推合伙人计划也出现过这种情况,除了刘德外,洪峰、王川、王翔等合伙人都陷入退休的传闻中。

雷峰网得到的信息是,每年816感恩季,都是小米的大日子,今年也不例外。到时哪些合伙人荣退,大概率会尘埃落定。

2

王翔问计和王川等待复出

520当天的这次调整,相对实质举动的是任命徐然担任集团战略合作部总经理,向集团总裁王翔汇报。

这标志着王翔开始不仅仅是一个负责对外政府关系和合作伙伴的吉祥物总裁,而是开始介入战略执行和资源调动的关键人物。

5月20日晚,身穿牛仔裤的王翔再次于公众视野现身,在高通最新移动台「骁龙8+」的线上发布会上受邀为其站台。发布会上,王翔分享了小米与骁龙的合作:小米与高通双方已经联调数月,从目前拿到的实测数据来看,「骁龙8+」有着非常漂亮的功耗表现!

尽管在5月19日在财报电话会上王翔就已出现,这次发布会是王翔年来为数不多的公开亮相。公开信息显示,除去今年四月和期几次报道,王翔上一次代表小米对外发声,要追溯到2020年11月。小米集团总裁的长期淡出给了外界许多“遐想”,哪怕是4月6号的米粉节当天,作为小米集团合伙人兼总裁的王翔也没能出现雷军晒的在京高管合影中。

朋友圈里也出现了小米前高管对王翔王者归来的说法。

雷峰网获悉,王翔之前在高通工作多年,在行业里有深厚的人脉和良好的口碑,本身业务出身的他善于和人打交道的同时也熟悉业务,属于情商高的实干派。

王翔上位标志着小米更多从业务出发,更多合并同类项,更多形成合力,减少内部的内耗,改变以往更多借着变革相互甩锅的情况。

年初苦于内部墙严重整体效率不高,小米高层曾希望优化8个总经理,但更多是对白舫等人的清除异己,相反此次的这些合并同类项的做法是行之有效的,之前金凡对MiUI和手机BSP部门的合二为一就是成功例证。

王翔还打破门户之见征求各方特别是小米前干部对小米现状的意见,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力求破局。

与刘德、王翔一样,另一个陷入被退休传闻的当事人之一的王川也被问小米当下咋求解,据接王川身边的人表示,王川有三句话:1 确实有人找过自己;2 不论中国区、小米总裁还是汽车,都没有胜算;3 一旦雷总召唤,义不容辞,当赴汤蹈火。

816不仅是刘德退休的好时机,也是王川复出的最好契机。

3

卢伟冰面临618大考

对王翔和小米来说,816前的618是更直接更严峻的挑战。

王翔在5月19日的电话会中表示:“本季度,小米超过50%的高端智能手机是通过线下渠道销售的,这也证明线下门店给我们带来了新用户,这是线下渠道给业务带来的正向影响。我们有一万家店,如何提高店效是今年最主要的目标。”

有意思的是,5月20号的这次调整几乎没有和卢伟冰有关,而在之前的两次的季度调整中,不论高自光的离职还是尚进、朱磊的让位都是给卢伟冰一统江山扫清障碍,在小米内部,也一直有让卢伟冰统管整个手机业务的说法,但很显然这次调整是对这个说法最大的否定,甚至有好事者对雷峰网判断这是卢在小米内部失势的开始。

今年,卢伟冰先后卸任了小米之家与之相关联的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经理职务。其中小米之家商业有限公司由孙波接替。

雷军对外宣布造车后,曾经很大精力都在造车上,甚至是小米手机最重要的产品定型会和销售拉会上,这个号称是小米手机最核心的两个会,雷军本人都有一段时间没有参与,全面交给卢伟冰,但下半年,随着小米手机的销售流速开始变缓,雷军重新又把精力放回一部分回到小米手机上,雷峰网得知的情况是介于三七和四六之间,大部分精力还是在造车上。

随着雷军把精力重新放回到手机业务上,曾学忠的位置变得重要起来,甚至Q4让曾学忠代表小米参加投资人对接会。除了此次笔记本电脑并入手机部,之前红米也并入手机部。曾学忠旧部凌小兵接替王腾担任红米产品经理,向卢伟冰、曾学忠双线汇报。最的两次调整,曾学忠的授权都开始变多,大有与卢伟冰一同帮雷军分担小米手机业务之意。

多位与卢伟冰有过合作经历的前同事和雷峰网讨论卢伟冰其人,一致评价是卢懂手机业务,但不够犀利,遇到问题喜欢绕着走,这也是为何金立老板把其从需要硬碰硬的国内业务调整到更多需要布局谋篇的海外业务上去。

在卢伟冰的反对者看来,卢今天的因来自当年的果。

此前,由卢伟冰主导的大力布局线下渠道的策略目前已经处于上下不就的状态。截至今年3月31日,小米在中国大陆线下零售店已经超过10500家,但海量的门店并没有给小米带来好局面,在一位手机行业从业者看来,小米之家的资产投入太重,开店的成本高至几十万,但小米给到客户的利润分成不够大方,这也导致客户缺乏动力去帮小米分销,布局线下渠道策略陷入两难的境地。

由于疫情、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换季周期变长,以及供应链短缺等因素的影响,智能手机行业整体承压,全球智能手机大盘下滑

这还不是最糟的,目前的小米面对的是曾经最头疼的问题,渠道压货严重。

“以折叠屏为例,之前应该是下了几十万台的forecast,现在还有不少库存没有出去。”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与常规手机不同,折叠屏手机使用的是定制材料而非通用材料,库存一旦积压,处理非常麻烦。

不仅是高端手机面临着库存积压问题,以价比著称的红米也遭遇了此问题。

今年3月17日,红米发布Redmi K40S,售价1799元至2399元。本应冲量的这款手机并没有达到小米的预期。

“Redmi K40S首周的销量只有1.8万台,往常这种价格档的手机(首周销量)起码是10万台起。1.8万台真是太少了,这个款机型备货要500万台,看看后面它能不能拉起来。”前述知情人士说。

而压货问题直接体现在小米的业绩上,2022年第一季度,小米智能手机业务收入458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15亿元下滑11%;小米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为3850万台,较去年同期的4900万台下滑21.4%。一位熟悉小米的手机业内人士透露,小米原定全年出货目标为1.9亿台,目前已降到1.5亿台。

如何盘活这一万多家门店和处理库存是小米特别是卢伟冰要首先收拾的烂摊子。

长期来看,高端化确实是小米破局的唯一解,对于渠道来说高端机能够带来高额的利润,也由动力去主动分销。雷军也多次表示:高端之路是小米成长的必由之路,是小米发展的生死之战。把小米和红米分开也是一步好棋,但在具体执行上却事与愿违。

一小米前员工对雷峰网表示,卢伟冰的行事风格比较强势,偏重kpi导向,由于红米和小米手机部之前公用部分研发,擅长打机海战术的卢伟冰在研发需求上偏大。另一方面,由于红米产品定位的问题。红米内部的结算系统在整体上都比小米低上一两百块,配置产品定位又和小米拉不出什么差距的时候,也就是红米抢的都是自家小米的份额,这也是小米高端做不起来的一个原因之一。

短期来说,618是各大手机翻身的好机会,每年二季度都是国产手机厂商冲刺销量的旺季。在行业“金三银四”的惯例下,手机新品会在一季度末和二季度初密集上市,刺激用户产生一波换机潮。小米CFO也林世伟在财报电话会上认为,随着供应短缺有所缓解,在国内市场年中618大促助力下,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迎来提升。

但今年的618远没有那么简单,整个市场盘子在萎缩两到三成的情况下,压货的并不是又只有小米一家,而每年各家的策略,为了冲击线上销量,通常会采取线下压货的方式,在现有库存还没清完的情况下,各家的渠道商是否还能跟?

目前,作为小米国内的主要对手,oppo、vivo已拿出各自618布局,重视程度高于往年,而静观小米,许是因为组织结构调整,反而落后。

留给卢伟冰的时间不多了,很可能就在这个内卷让人哭的618。

广而告之下,对于这个内卷空前的618,雷峰网将推出这个618不一般系列,欢迎各位读者爆料。

关键词: 人事组织结构 小米变阵 刘德退休传闻 小米集团高管

专题首页|财金网首页

原创
新闻

精彩
互动

独家
观察

京ICP备2021034106号-38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  财金网  版权所有  cfe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