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

国内 商业 滚动

基金 金融 股票

期货金融

科技 行业 房产

银行 公司 消费

生活滚动

保险 海外 观察

财经 生活 期货

当前位置:科技 >

中科院宣布停用知网 为何知网不再受学术界欢迎

文章来源:腾讯网  发布时间: 2022-04-19 09:27:35  责任编辑:cfenews.com
+|-

日,网传中科院因难以承受千万级别的续订费决定停用知网的消息,引起大量讨论。截至发稿,#网传中科院停用知网#、#中科院回应停用知网#等话题吸引了超过3.5亿的阅读量。

据多家媒体报道,该事项为真。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这并非知网首次被抵制。在山东、云南、湖北、安徽、河北等地,很多高校都出现过停用知网又再次重启的情况。其中,影响最大的是2016年3月,北京大学官网上贴出因中国知网涨价而停用的通知,引发了中国知网垄断的质疑。

“我自己下载还要付费,我本人却从没拿到过一分钱稿费。”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知网多次被作者投诉擅自收录论文,其中,中南财经政法大学89岁的退休教授赵德馨被中国知网擅自收录100多篇论文,通过诉讼方式维权,累计胜诉金额达70多万。

“学术界苦知网很久了。”北京某大学研究员向雷达财经表示,中国知网收录全,短期内很难被取代。炮轰知网不是目的,而是希望能够探索出一套共赢方案。

中科院因千万续订费停用知网

4月17日,网络上流传一封落款显示中科院“文献信息中心”的通告邮件,邮件中称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暂停中科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自4月8日起,中科院有关CNKI科技类期刊和博硕士学位论文数据库无法下载。

据邮件显示,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自2008年起便承担全额订购费用,在全院内开通使用了CNKI科技类期刊和博硕士学位论文数据库。但CNKI数据库凭借极具影响力的的市场地位,对续订价格却维持着较高的涨幅,因此中科院2021年订购CNKI数据库的总费用达到千万级别,成为了中科院资源引进中的“巨无霸”。

邮件中还称,双方在多轮谈判之后,CNKI数据库仍坚持千万的续订费用,因此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正考虑通过维普期刊数据库和万方学位论文数据库,对CNKI数据库形成替代保障。

事实上,年来已有多方对知网高昂的续订费叫苦不迭,有多所高校曾表示难以承受知网的涨价行为,不少网友调侃“天下苦知网久矣”。

2012年12月,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宣布,因CNKI中国知网数据库商家涨价过高,双方未达成使用协议,自2013年起1月1日起将暂停使用该库台。

2013年12月、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也两度因涨价而宣布暂停使用知网。2013年,武汉理工大学汽院研究生会通过官微表示,中国知网数据库在2011年至2013年间涨幅分别为11%、24%、20%,对方坚持2014年涨幅不低于15%,学校图书馆与知网谈判失败,后续暂未完成2014年续订合同的签订工作。

2016年,武汉理工大学再次宣布暂停使用知网数据库,其中提及知网自2010年到2016年(报价)的涨幅为132.86%,年均涨幅达18.98%。时隔11天后,武汉理工大学称,经过双方的反复沟通,数据库商最终决定于2016年1月21日起恢复开通。

2016年3月、2018年12月,北京大学、太原理工大学也曾发布通知称,暂停使用中国知网数据库。此外,南京师范大学、金陵科技学院等学校也都发过类似的通知。

雷达财经从中国政府采购网上了解到,2022年,中南大学图书馆数字资源中国知网数据库采购项目最终的成交金额为150万元;武汉理工大学以127.85万元的价格采购中国知网数据库项目;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以79.8万元中标上海师范大学“中国知网”系列电子资源采购项目;北京语言大学以65.46万元的价格续订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

值得一提的是,以青岛哈尔滨工程大学创新发展中心为例,该单位2022年万方数据库采购项目的成交价格为18万元,远低于其CNKI(中国知网)数据库采购项目的成交价格220万元,后者采购价格是前者采购价格的12倍有余。

因知网目前在同类型市场上拥有相对领先的市场地位,网络上时常能听到知网是否涉嫌垄断的质疑声。今年3月9日,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一司在回复记者有关知网是否涉嫌垄断的网上留言时表示,“市场监管总局正在核实研究。”

九旬教授状告知网擅自收录论文获赔70多万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知网段时间内首次成为舆论话题中心。自“翟天临不知知网”事件后,去年12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年九旬的退休教授赵德馨状告知网一事,再一次让知网成为话题中心,该案也成为2021年度网络治理十大司法案件之一。

事情的起因是中国知网擅自收录了赵德馨教授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撰写的100多篇论文,但教授本人却并未从中收到一分稿费,当读者甚至自己下载自己所写的文章时,却还要另外付费,赵德馨教授因此将知网告上法院。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搜索“赵德馨 知网”词条,可以检索到多达204篇相关的法律文书。

后续知网败诉,被法院判决赔偿赵德馨教授70多万元。同年的12月10日,中国知网通过其公众号向赵德馨教授道歉。

知网表示,《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是中国知网的主办单位,目前已将与赵德馨教授相关的涉案作品进行删除,将积极会同相关期刊编辑出版单位与赵德馨教授进行沟通,并妥当处理赵德馨教授作品继续在知网台传播的问题。

对于知网的道歉,赵德馨教授回应称,就这个问题本身,知网道歉的态度还是可以的,但也希望对方能拿出诚意和具体的整改措施去解决问题,而非停留于表面,“不能输了官司就下架我的文章”。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赵德馨外,彼时93岁的周秀鸾教授及赵德馨的学生苏少之教授,也对知网的侵权行为进行了起诉。

据长江日报报道,此次网传中科院停用知网事件的消息在网络上发酵后,赵德馨教授时隔4个多月后也再次发声。

赵德馨教授表示,自知网向其发布致歉声明后,知网方工作人员在春节前曾来拜访,但并未就实质问题展开探讨,自己提出问题后,对方没有表态,并且自那以后对方便再未与其取得过联系,也没有与其商量过有关论文重新上架的事宜,“进度太慢了,我估计催他们也没什么用”。

除了被作者告上法庭,知网也曾被台使用者诉诸法庭。2018年5月,苏州的一名大学生小刘因写论文需要在知网支付7元下载资料,网站要求其需要最低充值50元,但此后小刘剩余的43元却陷入了复杂又艰难的退款流程,于是小刘状告知网。2019年2月,法院认定知网充值中心关于最低充值额限制的规定无效。据报道,后续知网更新了网站的支付设置。

此外,天眼查显示,《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年来卷入的司法纠纷多与侵权有关,其中涉及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的案由达832起,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的案由达678起,涉及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的案由达139起;该公司身为被告/被上诉人的法律诉讼涉案金额达313.5万元。

背靠清华 毛利率超50%

屡次卷入争议的知网,到底是何来头?1999年3月,以全面打通知识生产、传播、扩散与利用各环节信息通道,打造支持全国各行业知识创新、学和应用的交流合作台为总目标,王明亮提出建设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该项目被列为清华大学重点项目。此后知网在政策的大力支持,及众多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帮助下,逐渐发展壮大。

据知网官网显示,中国知网是清华大学下属的清华控股有限公司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公司,是国内专业从事全球学术、教育等文献资源的集成化数字出版、为各行各业创新提供知识管理与知识服务的高科技文化企业。

同方股份曾在财报中表示,作为清华控股有限公司受让《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出资权益的附加条件,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同意接受清华控股有限公司委托,代为行使电子杂志社的管理权和经营决策权。

天眼查显示,《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由清华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前者的疑似实际控制人正是清华大学。此外,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在同方股份担任副总裁的王明亮,在《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多个知网的关联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

据悉,中国知网目前在全球50多国家和地区拥有2.7万家机构用户,年下载文献总量达到20亿篇次,用户涵盖高校科研、党政企及其智库、公检法军、医药卫生、中小学与农村,其中高校用户覆盖76%的世界前500强大学。

被多所高校吐槽涨价、有清华背书的知网,到底有多赚钱?雷达财经注意到,知网幕后公司同方知网的毛利率常年保持在50%以上。

据同方股份发布的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旗下公司同方知网2020年主营业务收入为11.6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3亿元,毛利率高达53.93%,毛利率指标高居同方股份主要控股、参股子公司的首位;去年上半年,同方知网主营业务收入为4.96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892.7万元,毛利率同样过半,达到51.3%。

对于频惹争议的知网,人民日报曾评论道,“知网理应更好地承担传播学术资源、推动学术交流的使命,而非乱栽摇钱树、念歪生意经。年来,中国知网面临的定价风波、版权争端不断,官司缠身、备受诟病。是时候反思己身,刷新经营理念了!拿出行动,变革收录、运营与盈利模式,多些公益、少些铜臭味,中国知网才能行稳致远,把知识之网织密织好。”

关键词: 中国知网 中科院停用知网 中国知网垄断 中科院因千万续订费停用知网

专题首页|财金网首页

原创
新闻

精彩
互动

独家
观察

京ICP备2021034106号-38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  财金网  版权所有  cfe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