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

国内 商业 滚动

基金 金融 股票

期货金融

科技 行业 房产

银行 公司 消费

生活滚动

保险 海外 观察

财经 生活 期货

当前位置:科技 >

十年风光到连年亏损 柔宇科技的救赎之路在哪里?

文章来源:腾讯网  发布时间: 2022-04-18 09:49:52  责任编辑:cfenews.com
+|-

十年间,曾经风光无限的柔宇走进至暗时刻:连年亏损、融资困难、欠薪、IPO未果……,这一切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令本来“造血”能力不足的柔宇科技摇摇欲坠。

而在柔宇创始人刘自鸿身边工作了多年的方麦,对此并不意外。

“当初大多数人是被刘自鸿的故事打动而追随他,我也一样,来了之后才发现,故事终归是故事,眼看着公司从1800多人到现在的700多人。” 方麦不无唏嘘地告诉《财经故事荟》。

在方麦眼中,“刘自鸿是个极度自信甚至有点自恋的人,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事都是正确的,在私下里,自认可与任正非等企业家比肩。但其实,他是一个很不错的科学家,但却是一个还未摸到门路的企业家。”

日,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刘姝威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为其担任独董的公司柔宇发声,市场一片哗然。

在微博上,很多账号为行动一致为柔宇“站台呐喊”,引来了部分网友的嘲弄,“柔宇有钱买水军,没钱发工资”。

为什么此时会有人为柔宇发声?方麦猜测,“可能是部分投资人不忍心看到公司黄掉了血本无归,把希望寄托在大声嚷嚷上,希望引起政府出手干预?”

柔宇何以陷入资金链困境?共识就是,公司技术研发成果,找不到转化落地的应用场景,缺乏客户也不善于寻找客户等等。

到底该不该救柔宇,是尊崇市场旨意,还是等待政府接盘?

刘自鸿AB面:善讲故事的科学家,尚未过关的企业家

创业之初,柔宇的声名鹊起与刘自鸿善于讲故事紧密相关。

在媒体长篇累牍的报道中,刘自鸿的故事广为流传。作为刘自鸿身边的员工,方麦觉得自己都能背出来,“他的故事用的同一个版本,对内对外,讲了很多次。”

“学霸”刘自鸿出身民家庭,但其求学创业屡屡得到命运垂青。

“当然,他鲜少提及自己的出身,每次的故事都是从考上清华讲起,”方麦记得。

作为高层次海归人才,刘自鸿在回国之初得到有关部门的器重。

彼时,柔宇以其独有的柔屏幕研发技术路线(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在业内迅速走红,媒体对他赞赏有加。他曾经被福布斯评为“中美十大年度创新人物”之一,与特斯拉CEO马斯克比肩。

投资人徐也毫不掩饰对其的欣赏。因为错过柔宇,徐声称自己悔恨不已,“我做投资以来,一个真正错失的项目”、“每次看到他们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绞。作为天使投资人的骄傲,被碾压得粉碎。”

刘自鸿笃信,柔电子技术可以无处不在,让所有物品都成为信息载体与人机交互台,实现“表面皆屏幕,屏幕皆媒体”的未来应用场景。

有着光鲜的履历和科学家创业的光环加持,自然受到资本的追捧。

自2012年成立至今,柔宇在9年多时间历经13次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中信资本、深创投、松禾资本、基石资本等40多家机构,IPO前估值高达60亿美元。

不过,故事能拉来投资人,却未必能赢得市场。

复盘刘自鸿的个人史,“不差钱”是关键词。钱来得太早、太多、太轻松,很容易影响创业者对于资本市场的判断。

另一方面,这也让刘自鸿对于赚“快钱”更加不屑一顾。

如今柔宇因缺钱陷入窘境,或许与刘自鸿对金钱缺少足够的渴望和敬畏存在一定关联。

“创业的初心是什么?是为了快速赚一笔钱去创业,还是真的想做成一件事情?对我们来说,这是很清晰的选择。”刘自鸿自称。

诚然,放弃短期利益、专注长期价值的做法无可厚非,前提是投资人能够源源不断地输血,尤其是在柔面板这种资金密集型赛道,创业者必须衡量投资人是否愿意长期陪跑。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柔宇的资金十分充裕。因为柔屏的想象空间驱使各路投资者持续看好这个赛道并愿意下注

但是,正如硬有两面,自研技术让柔宇一度风光无限,但不够“主流”的技术路线,较低的良品率,也让其难以大规模量产,更无法拿下主流客户。

刘自鸿在多个场合宣称,柔宇采用较为冷门的IGZO技术路线,主打ULT-NSSP(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而不是三星、京东方等国内外厂商均采用的LTPS(低温多晶硅)。

在刘自鸿的宣讲中,这套方案能够以更低的投入,实现更高的良率。但业内专家表示,IGZO方案的成本确实会低一些,但能耗高、稳定差,并且拖累良率。

而从良率来看,柔宇2019年的良率仅为36%,2020年提升至65%,而京东方2020年的良率为85%,这导致柔宇很难挤进一线手机厂商的采购清单。目前,其客户主要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路易威登、泸州老窖、格力电器等,没有一家是主流手机生产商。

独辟蹊径还意味着一切需要从零开始,烧钱是第一步。而板显示行业本就属于重投资领域,且存在明显的规模效应。

官方资料显示,柔宇的第六代柔AMOLED产线耗资110亿,年产能预计可达5000万块以上。上百亿投资看似数额不小,但相较于其他面板厂商对于全柔产线的投资额,这种体量的投资规模明显偏小。

可以类比的是,京东方2017年建设一条6G柔OLED生产线耗资465亿元;小米、华为的屏幕供应商维诺信在柔面板产线的投入也超过400亿元;TCL华星t4产线计划投资金额350亿元。

此外,在落地方式上,柔宇也是“一意孤行,不留后路”。

目前,柔屏分为固定曲面屏和可以自由折叠的全柔屏。固定曲面屏生产一次成型,如今已大规模应用于直板手机,全柔屏能够经受数十万次以上的反复折叠,但技术难度比固定曲面屏更高。

如今三星、LG、京东方等面板供应商虽然在原有固定曲面屏基础上,布局全柔OLED生产线。

但柔宇却“All in”全柔屏——如此孤绝,成者大赢,败者大难。

不仅如此,刘自鸿长期从事技术研究,缺少生产线管理经历,高管团队也是如此,短于供应链,导致柔宇长期未能走出产能闲置的泥潭。

早在2018年6月,柔宇即已投产首条类六代全柔显示屏生产线。但2018、2019和2020年上半年,由于销量不振、存货增加,柔宇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5.1%、31.2%和5.3%。

虽然制造业提前布局导致冗余产能的做法较为常见,但如此高的闲置率显然并不合理——出血不回血,必然走向资金链断裂。

柔宇团队还有一短板是弱于销售,埋头造屏,不看市场。

目前,柔宇的业务分为B端和C端两块,分别销售柔屏解决方案和柔屏手机。

在B端,柔宇与空客、LVMH、泸州老窖等进行合作,签订了一批谅解备忘录之类的协议,据称将把柔屏运用在飞机机舱、奢侈手袋甚至酒瓶上。

尽管合作方也对刘自鸿赞赏有加。比如,“不是简简单单的中国情怀,而是世界情怀。”LVMH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吴越认为,刘自鸿并不是为了金钱在创业。

但合作协议和友情吹捧,并没有为柔宇带来更多订单。撑起柔宇营收的主要是一些不知名的深圳公司,而空客等公司贡献的订单微乎其微。

在C端,柔宇2018年10月发布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但受制于品质、渠道、价格等因素,销量不理想。

假如自己销售不力,合理选择是与手机大厂合作,说服后者选用自己的产品。但遗憾的是,柔宇没能做到这一点,刘自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柔宇发布折叠屏手机三个月后,柔宇副总裁樊俊超曾在朋友圈发长文回怼小米公司总裁林斌,指责小米撒谎、价值观有问题,舆论哗然。

刘自鸿没有尝试息事态,反而喊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这番言论,也堵死了柔宇与小米合作的可能。

截至目前,国内头部手机厂商华米OV均已发布折叠屏手机,但没有一家采用柔宇的方案。

令人感叹的是,即便如今公司身陷困境,刘自鸿依然宁折不弯。他在朋友圈里说“不要指望雪中送炭”,表示永不言弃。

“刘自鸿在业界没有那么好的人缘,也不可能放下身段主动去寻求外部的支持。”方麦猜测。

骨气固然重要,但不免少了几分创业者必须具备的能屈能伸,以及为达成目标而所作出的妥协和让步。。

翻盘Or翻车,自救还是他救?

IPO折戟,如今又深陷资本寒冬,但崇尚“阿甘精神”的刘自鸿,可能会继续硬着头皮向资本来证实“独特技术”的可能

实际上,资本更多是锦上添花,鲜少雪中送炭,留给柔宇和刘自鸿的自救机会并不多。

乐观来看,柔屏还是处于上升期的赛道,而柔宇盘子较小、包袱不重,或许还有一些翻身可能。

从全球来看,据CINNO Research预测,市场对柔屏幕的需求还在不断提升。到2024年,全球折叠智能手机对柔OLED的需求量将达到3800万片,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41%。

荣耀CEO赵明也画出了“大饼”,认为普通手机和折叠屏手机都会成为智能手机的主流,预测2022年折叠屏手机市场可以增长10倍。

从公开资料和媒体报道来看,鲜见柔宇量产化的产品和应用,难免外界对其产品和产能心生质疑。

“前几年,对外发言时,刘自鸿均以商业机密为由回避有关良率的问题”,仅有模糊化回复,诸如“达到了业界相当好的水”,“业界遥遥领先”等,“具体数据直到期才公布”,方麦透露。

良率和产线规模是评价制造业水准的两大关键指标。

所谓的良率就是产品合格率,这一指标直接关乎成本及规模量产可行。据招股书数据,在2018年-2019年间,柔宇每年的设计产能只有几万张,现有产能完全不饱和,很难称得上实现大规模“量产”。

而在销售端又存在高库存积压的情况下,刘自鸿却一意孤行,仍然大手笔扩建产线。

据其招股书透露,公司IPO计划募资的144亿元中,将会拿出49.39亿元用于升级二期产线,希望“在加大投入后,产能上有利于获得更多客户打开销量,形成’销量提升—生产扩大-价格降低’的良循环”。

但这一赛道上先行的成熟玩家,未必会给柔宇留下缺口。

以京东方为例,其2021年财报显示,京东方全年研发投入 124.36亿元。而据京东方董事长陈炎顺透露,2022年京东方柔OLED屏的出货量目标为超1亿片,基本实现满产,2021年出货量为6000万片。

但即便如此,目前京东方柔屏产线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柔宇与京东方相比,差距依然颇大。

另外,手机屏幕属于工业标品,柔宇作为创业公司,即便能实现规模量产,其产品质量稳定,未必会比巨头好。

因此,柔宇要想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输血,要讲的故事不应该是老套的创新技术,而是量产能力和市场认可,这是它重拾资本信心的唯一方式。

而在最为凶险的时刻,刘自鸿的最佳选择,或许也不是“永不言弃”的表态,不妨果断后退一步,请来职业经理人,帮忙重新梳理业务;而刘自鸿手握逾70%投票权,大可不必担心外人鸠占鹊巢。

退居幕后、专注研发,同时稳定军心、凝聚团队,或许是更适合刘自鸿的角色。

至于政府是否应该伸出援手,为柔宇融资背书,业界观点莫衷一是。

刘姝威给出的拯救方案有两个,第一是与柔技术相关的公司成为柔宇科技的战略投资者,其二,政府出头帮助柔宇科技解决资金短缺,助力柔宇引进战略投资者。

不过,对于刘姝威的提议,业界争议颇多。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认为,“现在市场不看好柔宇,说到底是市场主体独立做出的风险判断,政府出面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再进一步,政府出面背书产生道德风险,以及一旦问题没有解决对政府信用产生的反噬风险,由谁来承担呢?”

同时,盘和林指出,“我们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从规制走向竞争,本身就是为了提升效率。当政府分不清劣和良的时候,就让市场竞争去区分。技术好不好、良品率高不高、符不符合市场需求,要放在公有序的市场竞争中去检验,而不是由政府去做判断。”

自救还是他救,无论何种选择,都考验着刘自鸿的经营智慧和心胸格局,能救柔宇的,也不是迟迟不能落地的“创新故事”。

至于已被欠薪数月的方麦,已经不抱多少期望,“找到合适的机会,我就会离开,现在只是没办离职而已”。

关键词: 柔宇科技 资金紧张 电子产品 股权冻结

专题首页|财金网首页

原创
新闻

精彩
互动

独家
观察

京ICP备2021034106号-38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  财金网  版权所有  cfe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