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

国内 商业 滚动

基金 金融 股票

期货金融

科技 行业 房产

银行 公司 消费

生活滚动

保险 海外 观察

财经 生活 期货

当前位置:滚动 >

32年新发地 脏乱差顽疾何时除?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1 08:09:20  责任编辑:cfenews.com
+|-

(原标题:32年新发地,脏乱差顽疾何时除?)

近日,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下称“新发地市场”)成为了北京此轮新冠肺炎疫情的“风暴眼”。

在连续57天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后,北京再次出现本地病例。6月18日上午,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召开疫情防控第124场例行新闻发布会,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和建表示,6月11日以来北京累计确诊158例,当前北京疫情形势严峻复杂,防控处于紧要关头。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6月17日通报称,综合当前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结果,以及前期开展环境及相关人群的排查结果看,北京当前疫情涉及范围主要集中在新发地市场。绝大部分病例和外环境阳性标本主要在新发地市场综合交易大厅。

针对新发地市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存在的失职失责问题,有关部门正在深入调查。同时,是否将新发地市场迁出北京,也再一次引发广泛关注。

落实四方责任不力,新发地市场惹祸

“新发地市场成本轮疫情的暴发地,并不奇怪。”6月17日,一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发地市场交易区域潮湿、阴冷、通风不良、卫生极差,且摊位密集,通道狭窄,没有按防控要求布置。

6月14日12时许,有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专区,贴出了“强烈建议疏解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解决脏乱差”的建议。目前,该留言状态显示为“办理中”。

该建议称,“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地处丰台区南四环与京开高速交界处,堵车严重,占地面积大,环境脏乱差”,“由于新发地防控不善,导致疫情在新发地复燃,对新发地的管控已经影响到了市民的正常生活”。

该建议还提到,“丰台区地处北京核心地段,但环境治理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尤其是新发地、大红门等批发市场附近更是鱼龙混杂,环境脏乱差”,“强烈建议疏解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在各城区建立自己的菜篮子基地,避免单一资源依赖,在出现类似情况时,减轻对市民正常生活的影响”,“应敦促丰台区政府治理新发地附近环境”。

在“认领交办”一栏中,有关方面留言称,“我们已将您反映的问题转相关部门进行处理,处理情况我们会及时与您进行沟通”。

北京市政府某智库机构的一位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在2015年1月曾去新发地市场实地调研。“我个人坚决主张搬迁新发地市场。因为它太靠近城市中心区。”

这位专家称:“新发地市场的经营环境太差,尤其是生鲜肉类市场。那次我走过肉摊,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出去后大口呕吐,实在受不了那个恶心的环境。”

这位专家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当时有人建议搬迁新发地市场。后来考虑到新发地市场是首都的菜蓝子,就没有动它。”

6月14日,北京市丰台区一位人大代表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年,有关新发地市场搬迁的问题,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每年都有议论。2017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出台后,丰台区召集人大代表们研究落实规划问题时,又有代表提出新发地市场等应该迁出。”

自6月13日3时起,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暂时休市,进行全面的卫生整治和环境消杀。

而对于本轮疫情中相关人员存在的失职失责问题,北京市纪委监委已于13日成立了调查组,并正在深入调查。

6月15日,北京市发布的关于对丰台区有关人员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失职失责问题初步调查和处理情况的通报称,作为一座特大型城市及重要国际口岸城市,随着复工复产提速,重点地区解封,京内京外人员流动频繁,北京保持疫情防控成果,“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任务非常繁重,稍有不慎就会出现难以预料的后果。

通报称,调查组发现,丰台区政府党组成员、副区长周宇清,丰台区花乡党委书记、花乡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华,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总经理张月琳,这三位在疫情防控中担任重要职责的人员,在防控过程中未认真履行岗位职责,存在落实“四方责任”不力、贯彻“四早”要求存在漏洞、消杀工作不到位等问题。周宇清、王华、张月琳已于近日被免职。

“四方责任”是指在疫情期间,全面落实属地、部门、单位、个人的四方责任,建立全社会共同防控体系。“四早”是指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不折不扣落实疫情防控“四方责任”“四早”要求,才能守好疫情防控的安全防线。

新发地市场是白菜帮,还是白菜心

新发地市场位于北京市丰台区花乡新发地村。早在上世纪80年代,新发地村周边农民就已经在村里的两条公路(黄陈路和南苑西路)交叉的十字路口摆摊售卖蔬菜,北京各地的菜贩子也争相到这里收菜。

后来,这种自发形成的市场规模越来越大,甚至经常堵塞交通,丰台区政府不得不出面整顿。时任新发地村蔬菜公司经理的张玉玺(现任北京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一大早带着人去市场轰人。可小摊贩走了又回来,清除不了。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

1988年5月16日,一个简简单单的用于初级农产品集散和交易的农贸市场挂牌成立,这就是新发地市场发展的雏形。这个农贸市场占地只有15亩、管理人员15名、启动资金15万元,连围墙都是用铁丝网围起来的。

经过32年的建设和发展,新发地市场已成为北京乃至亚洲交易规模最大的专业农产品批发市场,承担了北京80%以上的农产品供应。

据新发地市场官方网站介绍,新发地市场扩张迅速,目前占地1680亩,管理人员1500名,固定摊位2000个左右,定点客户4000多家,日吞吐蔬菜1.8万吨、果品2万吨、生猪3000多头、羊1500多只、牛150多头、水产1500多吨。

新发地市场还培养出了单品经营大王100名、综合销售百强100名,形成了以蔬菜、果品批发为龙头,肉类、粮油、水产、调料等十大类农副产品综合批发交易的格局。

数据显示,2019年,新发地市场农产品交易量1749万吨,交易额1319亿元。在全国4600多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新发地市场交易量、交易额连续17年双双居全国第一,是北京市名副其实的大“菜篮子”和大“果盘子”。

北京南城城市景观。摄影/章轲

但这些年,作为一个大型集市,新发地市场的“脏乱差”和交通拥堵问题始终相伴,令周边居民苦不堪言。

张月琳曾介绍,新发地市场平日里进出货物的大小货车、私家车往来频繁。赶上年节,交通拥堵越发厉害。这些年,新发地市场地段一直是北京早高峰最拥堵的路段之一。

2015年初,中央明确要求北京市疏解非首都功能。2016年3月,丰台区政府印发的《2016年区政府折子工程》提出,推动大红门、新发地和玉泉营等区域性专业市场转移疏解和业态升级,完成65家商品交易市场调整疏解;深化与保定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高碑店新发地农产品物流园对接合作,共同优化服务机制,为外迁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当时,北京市有关方面提出的口号是:剥掉“白菜帮”,集中力量做好“白菜心”。瞄准产业高端,构建高精尖产业结构。

2017年初的数据显示,经过3年的努力,北京“动批”等各市场共完成撤市约16.3万平方米,升级8万平方米,实现疏解产业升级24.3万平方米,疏解人口1.5万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下,不少北京商户疏解到天津、沧州、石家庄、廊坊等周边地区。

但新发地市场始终原地未动。2015年7月27日,北京市发改委原主任卢彦做客“市民对话一把手”栏目时表示,与“动批”等批发市场不同,新发地市场等农贸市场不作为疏解对象,而是通过逐步升级的方式保留。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这段时间,有关新发地市场的问题也较为集中暴露,各方争议很大。

新发地市场周边居民不断通过信访渠道反映,新发地市场不符合北京市关于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决策。有居民反映,新发地市场附近路段大型货车随意停靠、卸货;新发地村未公开环评私自开工建设12万吨冷库;新发地市场周边环境脏乱、机动车占用便道乱停放;新发地天伦锦城地下室住着几百号人,一旦失火,后果不敢想象……

但新发地市场方面也有自己的解释:新发地市场已启动“内升外扩”发展战略,将露天式交易改建为楼内式交易。未来新发地市场仓储物流功能将进行外迁,而针对农产品交易和保障首都农产品市场供应的功能将会继续保留。市场升级改造属于生活性服务业品质提升,与非首都功能疏解无关。

现代大都市,需要升级版的现代化市场

2017年7月,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发布的《关于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蔬菜交易中心项目规划调整采信意见的通告》称,新发地市场项目规划调整已取得发改部门核发的建设项目核准文件,符合《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的相关要求。

根据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要求,疏解对象主要有4类,分别是一般性制造业;区域性物流基地和区域性批发市场;部分教育医疗机构;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

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对象。资料来源:北京市政府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京津冀区域空间格局示意图

就批发市场而言,2015年间,仅在丰台区就有216家各类商品交易市场,这些市场以农副产品(主要集中在新发地)、服装(主要集中在大红门)和家具建材(主要集中在玉泉营)为主。

有专家表示,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当中的批发市场,是指区域批发市场,而不是所有的批发市场。农产品批发市场要留下服务市民。

但新发地市场的一部分功能确实应该剥离出去,主要是生产功能、加工功能。

2016年3月,北京市发改委党组成员、北京市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刘伯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蔬菜运来了,往往是连泥带帮子,最后都变成垃圾。实现“净菜进京”,这些加工包装不必要在新发地市场做,可以剥离或者疏解出去的。

据新发地市场公开资料介绍,近年来,其业务向生产源头和零售终端同步延伸,已在北京市区内设立了150多家编码菜店,在北京周边和农产品主产区投资开设了12家分市场和300多万亩基地,还在赤峰、大同、招远、武威、高碑店、襄阳、蒙城等城市建立了产地市场。

“尽管摊子不小,但总体上看,新发地市场仍停留在原始摊商、低水平运营阶段,与现代大都市的要求相比有很大差距。”上述丰台区人大代表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实际上,人流如潮、万头攒动并不是批发市场应该追求的。“新发地市场一带尽管有许多楼盘和物流仓储企业,但基本上就是一个城中村,社会治安乱,刑事案件高发,环境卫生差。”

这位人大代表表示,在现代物流非常发达的今天,传统的批发市场特别是靠近城市中心的批发市场,是否有存在的必要值得研究。他说,像物美、苏宁易购、京客隆、超市发等一直都是从产地或自有基地采购。这次疫情发生后,各大型连锁商超采购量均超过日常的3倍,同样也保证了物价稳定,保障了市场供应。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6月17日一篇题为《农贸批发市场急需改变脏乱差》的报道称,本轮疫情恰恰暴露了批发市场在供应链可追溯体系方面的短板。疫情是一面镜子,不仅照出了批发市场脏乱差方面的问题,更折射出其低水平低层次运营的状态。

在该报道中,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安玉发表示,现在城市发展这么快,人们对生活环境生活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批发市场还停留在二三十年以前的状态,那是不行的。“批发市场的升级再造,要求的不仅仅是市场本身,它意味着生产、加工、仓储、运输、销售等各个环节都要按照标准化、绿色化、智慧化的方向提升管理水平。”

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会长马增俊也表示,第一代批发市场的特征是“圈地、圈院子、盖围墙”,硬件设施不健全。第二代批发市场虽然硬件设施基本健全,但功能发挥不完善。第三代批发市场则应该是设施先进、功能完善、管理科学、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现代化市场,其升级版就是“智慧农批”。

另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丰台区应建设成为首都高品质生活服务供给的重要保障区;加强南部地区基础设施和环境建设投入,全面腾退、置换不符合城市战略定位的功能和产业,为首都生产生活提供高品质服务保障,促进南北均衡发展;严禁新建和扩建各类区域性批发市场,为市民提供保障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逐步实现经营方式转变和业态升级。

郭晨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专题首页 | 财金网首页

原创
新闻

精彩
互动

独家
观察

版权所有 财金网cfenews.com 投稿邮箱:362293157@qq.com 业务QQ:362293157立即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