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

国内 商业 滚动

基金 金融 股票

期货金融

科技 行业 房产

银行 公司 消费

生活滚动

保险 海外 观察

财经 生活 期货

当前位置:滚动 >

欧洲的无汉密尔顿混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15 07:12:48  责任编辑:cfenews.com
+|-

欧洲的无汉密尔顿混乱

作者: 努里埃尔·鲁比尼 布鲁内略·罗萨

最近,欧盟委员会公布了一项计划,帮助欧洲国家从新冠肺炎疫情所导致的大萧条级别的冲击中恢复。该计划以法国-德国方案为基础,计划投入7500亿欧元的复苏资金,其中5000亿欧元将以援助形式发放,2500亿欧元以贷款形式发放。

这个所谓的“下一代欧盟”计划所发行的货币将通过各种欧盟项目流通,以实现欧盟委员会的目标,包括绿色经济和数字经济议程。欧盟委员会将通过发行长期债券从市场筹资,以征收新税为支持,如温室气体排放税、数字服务税和其他超国家领域的税收。

我们和少数一些评论者预测,欧盟会提出远超大部分市场预测者和专家预期的计划,我们还建议欧洲决策者对现阶段可以实现什么成果保持现实态度。为翘首以待的欧盟债务共同化的“汉密尔顿时刻”而欢呼雀跃为时过早。

目前,欧盟仍然是一个不完整的转移联盟,资源(人力、实物和金融资源)从外围向中心转移——也就是向英国或德国转移。讽刺的是,这些“磁极”之一的英国决定脱离欧盟,表面原因是为了阻止移民进入英国。英国脱欧后(正式发生于1月31日),欧盟开始真正解体。

乐观派认为,英国退出之后,欧盟终于可以变得更加团结了。但这一预测过于乐观。毕竟,英国与其说是融合的障碍,不如说是其他成员国避免更紧密的联系的借口。比如,英国并没有阻挠欧洲存款保险机制,而这是完成欧元区银行联盟的关键,从中作梗的是德国。

在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全面开花的情况下,很显然,下一场重大危机将成为欧盟的生存威胁。现在,欧盟必须证明它将直面完成一体化进程的挑战。否则,欧盟可能面临“杰斐逊时刻”,倒退到有限共享主权的同盟形式。

面临这一“深渊”,法国和德国制定了一套计划减轻疫情对经济的破坏作用。尽管它们的方案有一些优点,但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不会感到满意——理应如此。首先,法德所设想的债券发行将不具备“联合的多重保障”,因此无法构成真正的债务共同化。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欧盟永续债券方案能缓解这个问题,但无法解决它。此外,无论如何,如果资金无法在今年夏季到位,就会太晚,从而对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等受创最重的国家无济于事,它们将面临一个惨淡的旅游旺季。

更重要的是,欧盟“节俭四国”(奥地利、丹麦、荷兰和瑞典)和所谓的“放荡”南欧国家(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腊)之间的不信任仍然非常深刻,难以想象任何长期方案能够被接受。德国宪法法院的最新裁决向欧洲机构释放了一个关于未来的强力信号。尽管该裁决最终将被欧洲法院推翻,并被欧洲央行所忽视,但欧洲央行的动作仍面临政治限制。

德国要么用本国纳税人的钱提供部分欧盟财政兜底,要么让欧盟机构为整个货币联盟提供足够的相互支持(从欧元区预算开始)。如果拟议中的欧盟复苏基金方案能够提振欧元区预算——特别是其从未形成过一致的稳定功能——那么光是这一项便是了不起的成就。

德国与法国抛出共同计划,想必已经意识到它不可能对货币和财政兜底(即萌芽状态的财政和转移联盟)都说“不”。欧元的生存离不开两国。但即使有兜底,关键问题也无法解决,包括意大利激增的公债的可持续性问题。在其旅游业的比较优势被严重削弱的情况下,意大利必须竭尽全力恢复增长和竞争力。

总体而言,一切应对新冠肺炎危机的欧洲共同方针都是方向正确的动作(也一定好于什么都不做),但没有理由认为欧盟能摆脱其由来已久的得过且过传统。如果欧洲领导人能够阻止欧盟和欧元工程的立即崩溃,那么他们至少避免了进一步快速解体所造成的巨大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代价。但体现旧惯性的方针将让欧洲完全无法做好面对后疫情世界的准备,而其他主要大陆经济体——美国、中国和印度——将作出最重要的地缘战略和经济决定。

专题首页 | 财金网首页

原创
新闻

精彩
互动

独家
观察

版权所有 财金网cfenews.com 投稿邮箱:362293157@qq.com 业务QQ:362293157立即发帖